Luosky's Playground

It's better to burn out than to fade away.

死狗,木木,还有才子行天。( 转载)

Permalink

Singing Like Nobody’s Listening

死狗,木木,还有才子行天。( 转载)

2006/2/9 15:00:22

死狗,木木,还有才子行天。

In 网络杂评

前几天,在XYS 跟人闹着玩,然后有个人转了篇文章,我以为是用来暗指我
的,不过人家没说,我也不好意思讲。一读文章还可以。我也就不在意了。笑了笑。
然后人家说写这个东西的人叫木木。木木?对这样的名字我都麻木了。反正自从互联
网普及到中国大众以后,这只屠戈涅夫笔下的被淹死小狗就开始诈尸了,而且一诈一
大片,网上到处有叫木木的。男的有,女的也有,GOOGLE 一下的一大片,很恐怖的
,真没想到狗死得太怨,也能变成厉鬼,而且这么厉害,布满了整个互联网的角落。
你跑到任何一个地方都能看见这只死狗的名字。最滑稽的是我以前还遇上过一个叫“
不希望是木木”。你说好好一个人,跟只死狗比什么劲?还要比出矫情来,我真的不
佩服也不行了。看到这种名字,就跟听日本A 片里,女优在那里大叫“亚美爹”一样
。让我很有把他掐进水里的冲动。

不过就是这样,我还是可以跟大家打赌,真正知道“木木”这个名字源于屠格涅
夫的比马路上跑出一个36F 的女人可能都要少。当然这样也好,不然的话,我真的要
怀疑国内网民的精神状态了。这就是我们的网络生存状态,只要”爽”就可以了。当然
罗,你也不能说大家没文化,这年头流行语是:我喜欢你的文字。记得80年代的时候
时髦青年喜欢讲:哈罗,古得白。讲的时候还一定要摆个洋人的pose,你能讲他们土
吗?当场踢死你。所以人家现在都能讲:“我喜欢你的文字。”用语都这么文化了,
你能讲他们没文化吗?你丫不想活啦!

不过要是真有人能兜售点什么屠格涅夫这类名字,那么基本在网上就算可以混混
了。找几个小坛混混那也是一方的牛B 人。这年头,只要你会扯,什么不行啊。真懂
假懂谁知道啊,弄本《红楼梦》就能考出清宫秘史的满大街跑。越惊世骇俗的越有人
听,扯到彻底胡扯就能上中央电视台做节目了。按这个趋势下去,等咱GDP到2000 的
时候,估计连乾隆的dick有多长也能被这些红学家考证出来。然后一群木木在电视旁
那个点头啊:真有学问啊,忒喜欢你的文字了。

这个扯远了,不扯了是吧。说点正题,总算这个木木的文章还有点意思,这样我
就GOOGLE了一把,找到她的blog,一看“视频舞女”,我心里一阵平静。大家明白吧
?原本是应该冲动的,因为既然你GOOGLE了,就说明你还是有兴趣的,既然有兴趣的
被你找到了应该是比较冲动的,更何况这个名字是男人也是应该冲动的。不过我平静
了。

这不是说我不是男人。给大家讲这么个故事:我一个朋友,出国打工,运气也好
,找了个活在table dance 里做bar man。刚去的时候,兴奋死他了,路都走不直了,
那火辣的洋裸女抱着根硬硬的钢管,又扭又跳的,成熟男性几个能站直的?站直了,
裤裆就撑坏了。可是时间长了他就没感觉了,舞女们反正不穿衣服,上台不穿衣服,
下台也不穿,晃着奶子就跑来跟我朋友就要喝的,万一不小心喝的洒在胸口了怎么处
理呢?手一捧那肥肥的东西,头一低,“唑”一下就吸干净了。所以时间长了,家伙
一点感觉都没有了,路不但走直,而且还快了,眼睛都不乱瞄了。别人一听他是table
dance 做bar man 的都很兴奋好奇,就跟他打听:真的假的啊。里面什么感觉啊。
我这朋友东北人,挺爱说话的,可一被问到这个问题,他马上就木了,你问一句,他
答一句,你不问,他就绝对不会再多说一句。脸上出奇的平静。

这就是为什么我见到“视频舞女”这几个字,立刻就平静的道理,被弄习惯了。
今天这个性爱女作家,明天那个女作家性爱,衣服一拔就开始出名,喜欢她们的还都
是:喜欢你的文字。你能不平静吗?所以我很平静的看了看她“文字”,哦,这里是
学王小波的写法,那里一看就是学王朔,王蒙惯用的方式。特别新奇的没见到,倒是
奶香的脚我还多看了几眼,拍得有点创意。文章一看就是文科毕业的女青写的。往下
翻翻,突然看见了一个朋友的名字,名字是什么我这里就保密了,反正这回我一下又
激动了。你说这才子在苏小小楼前写个诗留个名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可是要是众
多的名字里夹着七仙女她老公董永,那你肯定会激动一下的。而且这位董永兄还勇拔
头筹,当了沙发。这时候你就应该怀疑,要么这世界出了问题,要么就是你自己出了
问题,我是相信世界和平的,所以我宁愿相信是自己出了问题。我想我品位一定是出
了问题了。继续翻吧,基本一样。偶然有点有意思的。估计很多是她为了维护天天翻
新应酬写的,所以值得看看的不多。然后就看到木木在那里叹有才的男人太少了。

当一个视频舞女,文科女青都能叉着手叹:天下没才子。下面还照样跟着“我最
爱的人就是你”的贴子。这世界也确实够烂的了,跟现在被飓风吹过又泡在洪水里的
NO差不多。当廖化的老婆都要无奈的出马,还混成了先锋将军,赵子龙的墓可能都盖
了三层土没人扫了。问题是,这却也是个事实,现如今还有几个能写的?起码大陆是
看不到了。也就那几个脱衣服脱裤子的还能混混。大陆前几年还能出个王朔,王小波
什么,现在呢基本什么都没有了。王小波虽然更加好点,可惜死得太早。话说回来
王小波也是该死,为什么呢?你又讲什么自由啊,又批判文革啊。国家气量大,让得
了你一时,还能让你一世?早死免的政府操心了。所以我们现在也就剩下身体写作的
女作家了。从知识分子到才识几个字的民工都喜欢看。那位说你说得不对啊,这民工
不识几个字怎么看呢?简单啊,就专门挑里面互相干的情节看啊,什么:“啊,我湿
拉”这总是看得懂的,人家不识几个字,可是联想能力是有的,整本书的大意一看就
明白了,劳动人民的智慧是不能小瞧的。

不过要我说舞女木木将来肯定比她的前几位女青更走红。为什么呢?这不是说她
波比其他几个大,也不是说她是科班毕业(人家卫慧还是复旦优等生呢。)关键是她
玩出别人玩不出的。首先是blog上面的两个波的照片,那比文字还实在,不识字的民
工也看得懂。可是人家写的呢,又没有那种完全的骚劲。暗暗的隔着一层纱。这叫什
么?这就叫技巧,中国的知识分子历来就是喜欢这层纱,这叫什么叫情调。这帮国人
知识份子什么脾气,咱还不知道吗?去妓院人家讲的是风流,你个妓女再漂亮,要是
就是直接在那里把衣服一脱,说:“来干吧”。中国的知识分子男性们连硬都硬不起
来。就是要隔着这么层纱,就要你想见又不能完全见,说没见吧却若隐若现的。于是
这帮知识分子就喜欢不得了。我怀疑这里面还有个经济因素:这帮知识份子多数是身
体不太好的,要求又很高的,又死要面子。这银子出手了,要是单就这么干,几分钟
就结束了,亏了钱不说,传出去还被人笑话。所以他们就要这么情调,缓缓时间慢慢
享受。一下硬不起来关系也不大,起码风流了。木木将来定是要超过前人的原因,就
是她比前者还雅俗共赏。不识字的民工可以看照片,识字的知识分子可以在blog里面x3C/font>
找到那层纱。民工知识分子大小通吃,还都入味,这能不红吗?红定了。

不过中文作家里完全没有才的也不见得,我觉得自己就还可以,反正耍耍小愤青
,斗斗文学小青年足够了。后来据说都成了吵架的祖宗,跟我辩论就是找死。我那个
得意啊。后来出国了,知道有个地方叫新语丝,那里的人也喜欢和人争论,于是我就
去了。去了吓一跳,全TMD 的是才子。才子扎成窝了。你说光全是留美的硕士,博士
也就算了。虽然有句话,一流人才去美国。这帮家伙很多都是北大,清华的。有时候
互相揶揄起来就说:啊,那个谁,当年是省理科状元啊还是探花啊。你说这已经够可
怕了吧。可是当时想,你成绩好,说明你是个读书呆子,都是什么生物,物理,计算
机博士,那文的东西能懂多少?结果不是,1 拉的兴趣就是猜字谜,然后,写个古诗
开开玩笑。我那时候抱着平仄的本子仔细查,居然都对,有次本我发现不对了,偶开
心死了,指出来,人家发话了,你那是按现代发音规则,我那是正宗的古汉语发音,
古诗就是该这么写的。我话都没有。从此XYS上我就成了小字辈。

记得去年老杨的新婚小娇妻写了英文诗,人老婆英文硕士,加上杨老亲自指导,
那英文能不好吗?俗话说的好,要想学得会就要和师傅睡,对吧。反正那英文诗,一
般勉强过英文6级的,基本只能明白个30%。后来XYS 上有个在布鲁克里大学读计算机
博士的,把诗全部翻译了。翻译就翻译了,还按原意写了一个很漂亮的汉乐府出来。
这叫什么?就叫“才”。前段时间,有个号称要坚持国学研究国学的某校长,在那里
讲了一个“七月流火”,结果被网友们批了,我如果没搞错的话,XYS是最早正式登文
(我见到的最早的)批这校长的。结果XYS论坛里大家就开始辩论了。辩论到后来诗经
也拿出来了,连那时候的历法都端出来了。我是最喜欢凑热闹的了,可是当时我楞是
一个字都讲不出来,看着人家争论,我就冒冷汗。要说这《诗经》我还能面前掰点,
实在不行GOOGLE总可以吧。可是,要说这中国古代历法那根本象孙悟空一样,变化多
端,鬼能知道啊。后来有个家伙,那也是号称自己是国学大师,确实也有学问,起码
在我看来。这位兄台搬来历法,然后立了个新说。结果被板主,方舟子一阵痛骂,兄
台后来也认识到了,道歉自不在话下。要说被老方痛骂,其实并不丢人。不是说,这
位学问不好,(可能只是还不足够好),也不是说老方爱乱骂(不然以那位的脾气,
断然是不会屈从的。)。是老方实在太牛了。

方舟子什么人?一般了解他的,就知道他是科大毕业,后来在美国读了生物博士
,现在搞学术打假。有人想想现在美国读博士的不象老杨头那会儿屈指可数了,现在
是一抓一大把。老方的大学虽然也是好大学,可毕竟不是哈佛,耶鲁,麻省这样的头
牌大学。于是刚开始,国内一些不了解他的小混混就开始跟他动刀动枪。先是时髦一
时的朱海军,伊也就是个农民,在当时刚刚诞生的互联网上,凭着几棒子杂活,红了
。结果碰到真人来了,也不回避,白痴二楞子一个,他居然跑去跟生物博士老方比生
物知识,这种人估计是红了发昏了。叫我,就是不懂,起码也做到能辨析人家是不是
行家高手,实力对比。结果当然就只有一个被撞得头破血流。后来听说朱海军死了,
后来又听说朱海军之死根本是个谣言,查都不查不到。

再后来,来了几个大个的比如余杰,老方因为看不过眼这家伙抓这余秋雨文革的
事情不放,就跟余杰干起来了。有点要说明老方这个人喜欢看鲁迅,喜欢看金庸,鲁
迅是对那些空谈民主的人不感冒的。金庸的书有是充满侠义味道的,最看上那些得势
欺人的人。余杰两样全占了。这样老方就跟亲美派头领,自由主义阵营的主将余杰交
上火了。两人你骂我还一句,杀得黑天乌地的。余杰被老方抓出诸多剽窃出来。结果
怎样我不好评论,反正余杰热是没有了,很多知识分子也出来说余杰做人不厚道。老
方这几年依然风光,名头却越来越大了。

再后来余杰的四川老乡,自由主义阵营“领袖”王怡又被老方指:专营取巧,对
“朱甘事件”装聋做哑,后来又搞个“公共知识份子”捧自己。王怡什么人啊,活心
眼的人,一看前几位那个下场,他干脆不响,后来看看不行了,又装可怜跑出来拿了
篇文章说:自己早想反了就是不敢,现在老方和大家既然把老朱反了,他可算见天日
了。结果又被嘲笑了一把。王怡惨到什么程度?老方骂王怡:连卫慧,木子美都不如
,人家至少还真实,你王怡浑身透着假。

老方为什么敢撞这些人,这些人不敢撞老方?有人说这是老方行大路的关系。叫
我说这还是“才”的问题。因为不是每个人都看得清大路的,也不是每个人都敢走大
路的,你没几招绝世武功还真不行。《南方人物周刊》不是要为王怡报仇,算计了个
埋伏,派了个文科傻妞吴虹飞上阵,打算暗算老方吗?结果呢,小妞被撞得脑袋开花
,在blog上哭天叫冤的。老方呢?全然没事。又风风火火的去跟他称的“伪环保”干
起来了。

“才”是没办法的事情,老方早年读生物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是个文学小青年了
,出国以后在早先的ACT 出名,与图雅,散宜生,百合等人并称 ACT “六大家”全
是让当时留学生们崇敬得一塌糊涂的人。我前面不是说了吗?北大清华有句话:一流
人才去美国,二流人才去欧洲。ACT 是当时汇集所有留学生的地方,因为当年的互联
网中文新闻组就此一家。能在这些人里出头称雄的,那都是什么人物啊。什么叫“才
”?那“才”在他们身上,就象走在夏天的上海大马路上身上的汗那样哗哗的往外冒
。说迷信了,大家都挠下咯吱窝,普通人挠一下,就是挠一下。他们挠一下,那“才
”马上就跑出来了。老方的成就不光是文学小青年+ 生物博士。了解他的人,还知道
伊曾经把文学小青年和理科博士的思维混合成一体,活生生的考了回《明史》。填《
明史》是后来老方某个仇人在大骂老方的时候都不得不承认的成绩。你说一般文学小
青年谁干得了这活?

有次,老方在坛子很得意的说:现在中科院院士都看咱的“新到”啦。我私下对
表弟说:怎么老方也开始摆大了,万一有院士出来死扛不承认,怎么办啊。表弟说:
这或许是可靠的,院士们能不看嘛?哪天自己的名字上了新到,谁受得了啊。不过学
术打假本来不是老方的初衷,文学小青年嘛,他的理想当初还是想维持ACT 的残存光
景维持一个乌托帮式的论坛。后来打了“基因皇后”陈晓宁的假,家伙就被卷进学术
纠纷了。为什么呢?太多学术腐败了,人家一看有人站出来了,管你当初是怎么想的
,都跑来揭发了。反正网斗符合老方的脾气,他就干上了。

给老方一个评价–项羽。我不是说那个残暴的项羽,是指他的能耐。项羽是我认
为中国历代武艺最高强的。高强到什么程度呢?项羽手下有个叫英布的猛将,当年刘
邦为了抓英布,派了几十员武将去,结果英布一个人把这批全部赶回了家。比当年常
山赵子龙还猛。可是后来英布投了刘邦,正好对战项羽,英布响不响就回家了,为什
么呢?其实英布当时早就憋着立大功的心,再说他是和项羽闹翻了才投靠刘邦的。可
是英布也知道自己肯定不是项羽的对手。所以只能灰溜溜的躲躲开。而老方就是这种
人:你狠那是你在别人面前,到我这里,就得绕着走。

不过老方在ACT里文学成就不算最高的,最高的应该算是图雅,图雅什么人?除
了图雅少数几个朋友,谁都讲不清楚他是谁,只知道他虽然叫“图雅”,可是却是个
男生,在美国,好象是攻读数学的只此而已。即便是老方说到图雅也是服的,还专门
写过一个怀念图雅。在ACT 诸豪杰中,图雅又是排列第一的。你想想他有多厉害。图
雅的才有是专才,虽然他是读数学的,可他就专在文字功夫上。如果说ACT 六大家的
才华各个都是象夏天里的汗水禁不住外冒,那么图雅的汗冒得就有点有点过分了,简
直跟喷泉一样。人家喷泉也就是那么几注,图雅是每个汗毛孔都在往外喷汗。咣咣的
。可惜关于这位牛人我实在讲不出更多的,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他太牛B 了。要你去评
论上帝还能怎么评论呢?最贴切的就是:Oh my god.

图雅是个彻底的迷,他之所以牛得简直象都快成神话的原因, 也就是因为他是个
迷,越是高人越就是让你看不透他,越看不透,你越觉得他神秘,超牛。虽然他在网
上很来事情。但是即便与他共网多年的网友却一点都不了解这个人,甚至连这位是男
是女的都搞不明白。按方舟子的说法图雅在1996年7 突然神秘失踪,与他当初上网的
时间正好隔上三年。从此网上再无此人的名字。就好像一下就从人间蒸发了。这又是
牛人才可以做出的事情,因为他名气早就大的很了,以他的名气,要出抛个头,出几
本书,那必然是要小楼有小楼,要女青有女青。可是他不,什么都不要,什么都不要
也就算了,你这么好的才被扼杀多可惜啊,就是象以前那样在网上随便写写也好啊。
可他不,牛人啊,说不要,什么都可以不要,在我们凡人眼里最宝贵的东西,他说丢
就丢绝不留下半点。为什么?没有理由,牛得跟神一样的人你普通人能明白他怎么想
的吗?再怎么猜都是枉然。

除了老方和图雅之外,ACT 六大家中还有一位要提,就是百合。因为这位也成名
很早,但在我上XYS以前也早就消失了。而且关于她几乎没有留下多少资料可以考证。
只是读过她的一篇《哭泣的色彩》,读完我就愣在那里了,中国人里居然还有这么好
的故事高手。那笔触细腻,那情感完全跳出纸面。虽然做为男性,但也不禁为故事那
个女孩子的情感起伏跌荡所控制。什么卫慧,什么木子美,就她们那点可怜的才华,
与百合相比,就象一颗干瘪的枣子与一只大水密桃相比一样。百合的文章我读了两遍
,文章里那个渴求爱情的女人在我心里整整两年到现在都挥不去。

就是这样的,ACT 中高手随便抽一个出来,吹口气就把大波木木给吹没了。可是
如今木木一人却有“挺奶四顾两茫茫”的感觉,感觉周围一个才子都看不到。这不能
怪她没见识,因为在国内文坛中出名的作家也就这几位脱星,用大腿弥补大脑的缺陷
。木木当然可以挺起大波骄傲的宣称看不到才子。而XYS她看不到,也不能怪她,因
为裆的作用是无限的,裆把自己横在国人的眼前,活生生的屏蔽掉了XYS。在裆看来才
华这种东西本来就危险的,又是可有可无的。天下谁能比裆还更有才呢?敢!对这种
非常不讨裆喜欢的人,他就屁股对着他们,这样在裆面前的,自然就只有那些下身湿
成一片沼泽的下半身裸女作家罗。这是好的,有利于稳定团结的,大家把所有的脾气
都转移到那玩样儿上,硬也硬得起,湿也湿得透,泄完了就满足,尖叫也喊得出。这
就是让领导放心,人民满意的头等好事了。

Comments

sueham 99 - 2006/2/18 13:02:23

用“文学成就”这个词。。。。

拿方舟子比项羽,把百合推崇到“中国人里居然还有这么好的故事高手”,也就是说了个叫《哭泣的云彩》的故事,也没看到什么配称为“文学成就”的东西啊。说这些人有点才气,把自己当成井蛙,好像中国的精髓就是这么几个留学生。难道就没见过真正做学术的人?

也就是讨论个“名”和“实”的问题,却妄语连篇,真丢人。。。

ZHANG Wang - 2006/3/30 17:30:50

鸦的文字实在是了得的。里面说院士也看,这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教授们的圈子里看的很多的。很多都是兴灾乐祸的心情看的。hoh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