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osky's Playground

It's better to burn out than to fade away.

赚钱吧,仲永!(zz)

Permalink

Singing Like Nobody’s Listening

赚钱吧,仲永!(zz)

2007/3/1 16:29:13

Sunday, 10. December 2006, 03:47:16

–http://art.mblogger.cn/yumofu/posts/111317.aspx#FeedBack

每个人生下来都是神童,只是有些被人神化,被称作神童。每个人生下来都是傻逼,只是有些被人傻逼化,被称作神童。

你只管自己从母体里爬出来便是了,虽然这也不一定是你自己能选择的。你只管把自己当成神童或者傻逼,不要管别人说什么,虽然你根本就做不到。

你懂得数学,你能算很多特事儿逼的题,但你不知道歌德巴赫是否和你一样在太阳升起前悄悄手淫。

你懂得地理,你能清楚地判断在你脚下那端的人过的是什么季节,穿什么衣服,吃什么水果,住什么房子,但你没见过他们,你没去过那里。你只是知道而已,知道有个屁用。

你懂得诗歌,你的诗从来不靠辞藻取胜,也不靠回车来吸引眼球,你做的是诗,干巴巴得,像生活,湿漉漉的,像爱情。

你的记忆力很棒,记得很多作家的名字、他们的代表作品,已经这些作品的大致内容和有关评论,你还记得不少音乐的旋律,当然,只是副歌的旋律,并由此记住它们是哪个乐队唱的,这个乐队是什么风格的,进进出出的成员有多少、都是谁,他们的哪张唱片达到了白金销量。

你的身体很棒,能扛大包,能搬箱子,扛半天大包搬半天箱子之后,你还有精力走几十里路去跟一个女孩吃冰果。你早上梦遗之后,晚上还有精力翻看有插图的《金瓶梅》。

你的人缘很棒,年纪大的男人把你当哥们儿,年纪大的女人把你当炮友儿,年纪小的男孩把你当老炮儿,年纪小的女孩儿把你当流氓。

有一天,曾经夸你是神童的家伙骂你傻逼。你作何感想?

你没尿他那一壶。我原以为你会哭泣,你会揍他。但你没有,你只是一下了之,连笑都没有。

仲永,你怎么了?仲永说,没怎么,我想安静地抽根烟,然后自己坐一会儿。

那天仲永买烟的时候,居然不知道伙计该找他多少钱。仲永说,他的生活有加减法就足够了,乘除都没有用了。我开玩笑似地问他一道水池同时进出水,何时水池蓄满的问题。仲永说,你说相声呢吧。

仲永一直呆在小村子里。一天,来了个美女,美女主动和他搭讪,并暧昧地说她在遥远的南方,山的那头,水的彼岸。仲永很不屑,不就是个产骚逼的地方吗!

仲永有一天问我,你还有烟吗?我给了他一支,他哆嗦着点燃烟,深吸了一口,说,活着没劲。没劲也得活着啊!

我们活着的目的是什么?

为了更好的活着。

放屁,我们活着的目的就是活着。

漫无目的地活着?

生存,生活并且存在。

那你得去赚钱,不然只能去死。

仲永去赚钱了,赚来的钱用来生活,生活的一切证明着他存在。

仲永做什么工作,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我只知道,他的工作,和数学、地理、诗歌、记忆力、身体、人缘都无关。他的生活倒还与那些事有着或多或少的关联。

仲永总是整理荷包,把里面柔软褶皱的毛票舒展平整,对齐边缘,塞进荷包。他抱怨钱不够花,没钱去南方婊子的故乡,没钱买傻逼们的诗集,他不记得他的钱都花在哪了,只是发现他吃得很少,却越来越胖。他的朋友很多,他和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总是相互称对方是傻逼。他的朋友没有一个是神童,都是当年的傻逼。他的朋友过得都比他好。

仲永找小姐的时候,在床上和小姐聊诗歌。小姐觉得烦,仲永就说,如果你敢烦我就阳痿给你看。有时遇到搞艺术的落魄女子做小姐的,仲永又烦,不等小姐赞叹仲永床边的那堆文史哲,仲永的小宇宙就爆炸了。

仲永,赚钱吧,这样,你就可以找专门的小姐陪你聊人生、操理想。仲永,赚钱吧,这样,你就可以远离爱情,靠近死亡。

仲永很伤感,说他赚的钱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我说,那不刚刚好,生活并且存在了。

赚钱吧,仲永,给你的生活增加惯性,让你的存在更加虚无。

你不能逃避。赚钱就是最好的逃避。

在那个喝高的夜晚,仲永哭了。

我知道,原来的伤仲永,是一个傻逼在伤害仲永。现在的伤仲永,是伤了的仲永。

我料你现在很受伤。因为你是神童,你是傻逼。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