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osky's Playground

It's better to burn out than to fade away.

墙上的天使

Permalink

Singing Like Nobody’s Listening

墙上的天使

2007/3/1 16:30:08

Wednesday, 14. February 2007, 04:38:02

看完了《梦旅人》,依旧是那么的”岩井俊二“。

曾几何时,我们不也像这些墙上的天使般天真无邪,是什么让我们渐渐地变成了我们眼中的正常人,而这些过去的自己渐渐地成为了我们眼中的疯子?

1997年7月10日,他们外出野餐一起去看世界末日。随着海边夕阳下漫天黑羽片片飘落,可可眼中的世界末日终于来临。这个世界末日何尝不也是小悟,卷毛的世界末日呢?他们的世界末日是如此的宁静坦然,他们都得到了自己的救赎。而我们这些旁观的surviver,该为他们感到高兴抑或悲伤?又该为我们自己感到高兴还是悲伤?


摘抄点别人的评论做个记录:
”朝太阳开枪,射落心底藐视的那些又蠢又笨的光芒,我们的青春恰似萤火虫的微茫,漆黑中点起勇气和希望。噩梦也许永远无法忘记,当我们知道了世界末日,不如义无反顾地走向生命的顶端。脱离既定的轨道,趟在齐腰深的河流里,尖锐的抵抗也该有一个柔软的出口和归宿。“

”  岩井给我们一个十字架,抱着它,踉跄的走在梦想边上,即使不小心摔断了脖子也要让它颠簸的咔嚓作响。我们单纯到不理解这个世界,也一样不被这个世界所理解。世界的尽头斑斓缤纷,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冷酷仙境。有许多人终其一生,也不曾看见通向天堂途中蔓延到天边的花朵,和清澈的雪山湖泊。 “

—-萤火虫·Exit 《映像·萤火青春 梦旅人》

”小悟是温顺懦弱的,但喜欢着他的朋友,一起在围墙上走远,只渴望得到和别人相同的东西。 “

”  我们都曾是这样的,如这些疯子般天真、敏感而执着。我们会被优美的圣诗吸引,而最终却不会停留。我们会看不起别人的懦弱,或者我们自己就是懦弱。我们会想要一个如同别人手上的洋娃娃一样的玩具,结果却找到一只断手。我们会对着不喜欢的广告板豪不犹豫地开枪示威。我们会相信自己就是世界,或者对权威定义的世界深信不疑。神父举着可可身上掉下的一根羽毛,喃喃自问:难道他们是黑色的天使? ”

”那个白衣天使在荒芜的草地上徒劳挣扎,脸上满是细细的汗珠,脖子折断的声音,一下、一下,那么清晰。“

—-霜林醉 《在边缘挣扎》

“现实为什么会这样?而梦想为什么会那样?
世界为什么会这样?而那些如同天使一般的人们,为什么却成了我们眼中疯狂的人? “

”他们的心灵是坦诚真挚的。
所以他们会比许多被蒙蔽的眼睛更能发现生活中无处不在,点滴细碎的美丽。“

—-jie 《梦旅人》

Comments

Comments